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春寶和牡丹仙子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19 15:54

相傳,曹州牡丹鄉的萬花村,有很多人專門養花,靠賣花來維持生活。萬花村南有個不小的花園,柴門籬笆,十分幽雅。看園人名春寶,年方十八。在他小時候.他的父母因病雙亡。小春寶就跟著祖父生活。小春寶聰慧伶俐,勤勞好學,人見人愛。但不幸的是祖父在他剛剛成人之后。就撒手而去。春寶感到十分悲傷。每當月兒高懸,夜風吹拂,他便吹起祖父留下的竹笛以寄托自己的哀思。’ 這一天,春寶剛剛吃過晚飯,又拿起竹笛。萬花村的上空,又飄蕩起他那悠揚悅耳的笛聲,聽了讓人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兒。不知什么時候,天上競晰浙瀝瀝地下起雨來。他把板凳往屋里挪了挪,望著門外那細雨濛濛的夜色,春寶又沉入了對祖父的深深思念中。忽然,一個人跌跌撞撞地從外面跑來,沒等春寶開口,那人先說話了:‘對不起,打擾您了,讓俺在這兒避避雨好嗎?

聽聲音是個女子,春寶趕忙點上了燈。燈光下,春寶看清楚.這么一個姑娘,長得眉清目秀,落落動人。雨水順著她的發梢往下涌,她那嬌美白微的臉寵更加動人了。

春寶一時之間不知說什么好。心想,外面雨這么大,一個女子前來求助,不能不答應.可房子這么小.留下她怎么辦呢?

姑娘見他沒有說話,又說:“如果你實在為難,我就另找一家吧。”轉身就要出門。

春寶連忙攔住姑娘,說道:“姑娘請留步!姑娘如果不嫌棄這里臟亂,就留下避雨吧。”他心里想,如果姑娘真的走了,那我就太不巴亂;就留下避雨吧。”他心里想,如果姑娘真的走了,那我就女子仁義了。姑娘十分高興,連連致謝。

春寶見姑娘渾身都濕透了,身子有些顫抖。可他又沒有衣裳讓 她替換。他想了想,對姑娘說:“你先在屋里暖和暖和,我到園里看花去。”拿起掛在墻上的蓑衣出了門,把姑娘一個人留在了屋里。 春寶披著蓑衣在園里轉了一會,見雨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他在園里走來走去,不知不覺地走到屋門前,見屋門已經關上了。他正要上前扣門,又覺得不妥。想來想去,他就倚在屋檐下的屋門房等起來。

春寶就這樣,披著蓑衣在門外站了一夜。天快亮的時候,雨終于停下來了。

這時,他聽見屋門“吱呀”一聲,門開了,姑娘走出來,見春寶披著蓑衣,滿臉疲憊之色,十分不安,說道:“打擾您了,真是過意不去。改日我一定再來致謝。”

春寶連連說:“不,不用”。看著姑娘漸漸遠去的背影,不知為什么,春寶有些張然若失的感覺。

三天之后,一個月明之夜.春寶又吹起竹笛,笛聲悠揚,飄蕩在夜空,那笛聲里仿佛又多了幾分韻味。不知吹了多少時候,忽然聽到身后有人說話:“春寶哥,你的竹笛吹得真好啊!”聽到聲音,春寶覺得有些耳熟,春寶回頭一看.果然是那天晚上來避雨的那個姑娘。姑娘手中提著個竹籃,向他微微一笑。

“是你!你什么時候來的?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春寶一連串提了好幾個問題。

姑娘笑了笑,說道:“我來了好大一會兒了,看你吹笛入了神,沒敢打攪您。至于你的名字嘛,我不告訴你。

姑娘從手中的竹籃里取出一些香噴噴的飯菜,又拿出一雙嶄新的布鞋。春寶不知說什么好,從祖父去世以后,還沒有一個人如此地關杯體貼他呢。

再次見面,二人仿佛老朋友似的,再也沒有那種拘束感了。月下,花叢旁,他們暢談起來。談話問,兩人都流露出對對方的愛 之心。春寶不愿姑娘匆勿離去,姑娘也總是遲延著不走。不覺天要亮、姑娘不得已,只好起身告辭。臨時走,姑娘對春寶說:“我住在村南籬笆園,姓藍。天明你去我家,對上這只簪,咱們就結成夫妻。”說罷,從頭上拔下一只金光燦燦的玉簪,送給春寶,飄然而去,留下一股清香。

天亮了,春寶回味著姑娘說的話,不停地念叨著村南、籬笆園 …他忽有所悟,忙向園中的牡丹花叢走去。但見棵棵杜丹上朝露晃動,唯有一棵藍牡丹,渾身干松松的,不曾沾一滴露水。春寶立刻想到姑娘姓藍,他已經猜想到,這藍姑娘一定就牡丹仙子。又一想:對呀!這藍姑娘在我屋里呆了一整夜,自然沒有露水。便忙撥開花蕊,仔細看競少了一根。他拿出姑娘給他的玉簪往上一對,那棵牡丹霎時變成了昨夜的藍姑娘:春寶又驚又喜:藍姑娘!我可找到你了!”藍姑娘也說:“我能找到你這樣勤勞聰明的后生,也算是終身有靠了。”

從此,他二人結為夫妻。夫妻倆相敬相愛,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