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昆山夜光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19 15:54

在很久很久以前。曹州趙樓村有個花園叫奇香園。奇香園里住著一對老夫妻.老夫妻愛花如命。人們都叫他們花公、花婆。花婆五十多歲了,還沒生過孩子。老兩口想孩子想得入了迷,便把花園里的花兒當成自己的孩子,還給它們起下許多有趣的名字:“藏珠”的花兒開在綠葉叢中,他們說“藏珠”是個害羞的女娃.“脂紅”技條粗壯,他們說“脂紅”是個楞小子,還有什么“白丫頭”、“二黑”、“三花臉”、“小豆豆”……喊起來那么親切,他們還常常對著花兒說笑:昨天“楞小子”受涼了,趕決給他加床棉被,于是老兩口就忙著給牡丹培土,今日“白丫頭”渴了.快去送茶,于是老兩口使給杜丹澆水。一年四季,他們就是這樣伴著自己的“孩子”,愉快地生活著。

一天黃昏,老兩口在花園乘涼”花婆突然感到肚子隱隱作痛,花公急忙扶她坐下。準備回房去取開水,剛走兩步,聽見身后有嬰兒啼哭之聲,老花公轉身一看;咦,是花婆生下了一個女娃,那孩子白白胖胖,在花叢中哇哇啼哭。那哭聲好象風吹銀鈴一樣清脆,尤如百靈鳥唱歌一樣動聽,更奇怪的,那嬰兒身上銀光閱爍,如天際百萬顆星斗。花公又驚又喜,急忙將孩子抱起來。他見女嬰生得眉清目秀,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花婆搶著把嬰兒抱過來;摟在懷里,親也親不夠,想不到五十多歲了,老兩口還能有孩子!他們把嬰兒看做寶貝,給她起了個名字,叫琨珊。

一年小,二年大,十八年過去丁,琨珊長成了大姑娘。她喜歡穿白衣、白裙、白鞋,連平日用的手絹都是白色的。遠遠望去,象玉石人兒一樣漂亮。琨珊心靈手巧;很會栽花;她栽的花兒出奇的鮮艷,香氣能飄十里。每逢蒼雨牡丹花.賞花的人幾乎把園門都擠破了。

這年春天,曹州知府王昌盛也來觀賞牡丹。牡丹花美他不看;眼珠子直往琨珊身上瞅;這么個美人兒,美得如天上的神仙,那個頭,那個臉兒,那個鼻子,那個眼兒,、那身段兒,那腰桿兒,高一寸不美,胖半指不俊,琨珊進屋去了,他還死死地盯住不放。花公前來獻茶,身后的衙役王二告訴知府,剛才那美人兒就是這花公的女兒。知府王昌盛急忙向花公施禮,口中說道:“本官今年四十五歲,屬狗哩!花公早巳看出他心中有鬼,艙口答道:“嗅,原來王大人局狗I,說罷抽身便走。王昌盛緊追兩步,說道:“本官來曹州上任前,夫人病故了……”不等王昌盛說完,花公已走進房去,緊緊地關上了房門,衙役王二見知府神魂顛倒,說話差三落四,笑了實說:“大人,請您暫回府衙,這件事包在小人身上,保你美人兒到手!”知府王昌盛笑瞇了眼:“事成有賞!事成有賞!”說著鉆進轎中,回府去了。

第二天,花公便被“請”進了府衙。面對豐盛的酒宴.花公呆呆地坐著,萊不吃一口,酒不沾一口。當王二提到知府要娶琨珊做夫人時.花公猛地站起;“貧寡小女,不敢高攀!”說罷揚長而去.氣得知府面皮發黃。人家想巴結都巴結不上,莫非這老頭傻了!知府心里想,也許我沒送彩禮。對!世上沒有不愛財的,只要我多送些金銀綢緞,那老頭定會答應。于是,他命王二帶著幾名衙役,拾著彩禮來到奇香園。誰知花公一見,暴跳如雷,恨恨地將彩禮扔了出去。知府王昌盛聽說此事,氣得直罵王二不會辦事。王二偷眼看看知府,低聲說:“大人,我有個主意,“啥主意?”知府喘著粗氣問。王二趴在知府耳邊,嘰咕了半天,知府笑了;“好快去辦吧!”

王二來到奇香園,對花公說:“知府大人說了,你若不愿叫琨珊姑娘去當夫人,就要給知府大人送上一棵好牡丹[”花公心想:“我寧肯送給他十棵社丹,也不能把女兒嫁給他。于是急忙答道:“園中牡丹任知府大人挑選。”王二冷冷一笑,說道:“知府大人喜歡夜間賞花,命你送一棵夜晚會放光的雪白牡丹,如果明天送不去,就把你女兒送進府去I”花公一聽,氣得渾身顫抖,天下哪有夜間會放光的白牡丹,這不是逼著我把女兒送去嗎?花公欲上前爭辯,王二一擺手;大聲說:“沒花有人,明天不送去,知府大人要問你個戲弄朝廷之罪!”說罷,轉身走了。

花公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他望著園中牡丹,心中一陣酸楚:看來曹州地是呆不下去了,只有舍去奇香園,帶領老伴、女兒奔走他鄉了,花公輕輕撫摸著用血汗澆灌成長的棵棵牡丹,淚如雨下。忽聽身后有腳步聲,花公急忙擦去眼淚,轉身一看,是老伴和女兒琨珊來了。琨珊氣憤地說‘“知府逼婚事,孩兒俱已知曉。二老無須難過,他不讓咱活下去。咱也不讓他安寧!”花公手拉琨珊,悲凄地說:“兒啊!咱斗不過他,咱走!”

“走?往哪里走?這是咱的家。這是咱的園,這是咱的故鄉,這是咱的田,咱哪里也不去!”

“咱沒有夜光牡丹送給他,那知府…”花婆話沒說完,已泣不成聲。琨珊心里難過,眼含熱淚說:‘孩兒本是牡丹女,今日還我牡丹魂!明朝送得牡丹去,莫忘取回牡丹根!”琨珊說完,將花公、花婆扶回房去,并再三囑咐,不讓花公、花婆走出房門。

花婆放心不下,照著門縫向外張望,只見琨珊對著房門拜了一拜,口中說道:“父母的養育之思,琨珊縱死不忘!”說罷站起身來,旋轉如飛,似火球一樣滾動,如電閃一般明亮,開始象征風大作,“呼呼”聲響,霎時如空中霹雷、震耳欲聾。花婆口喊女兒,要沖出房門,被花公一把拉住。只聽琨珊撕肝裂肺般的一聲哀嚎,便無聲無息了。

花公、花婆沖出門去,見園中一株牡丹,雪白如玉,閃閃發光,花辨上露珠滾滾,似汗水,似眼淚!花公將牡丹抱在懷中,花婆撲倒在地,老兩口對著牡丹哭得人心都碎了天還沒亮,曹州知府王昌盛使命人準備好了花轎。他心想;你花公有天大的本事,也送不來夜光牡丹,只要你今日不來,那美人兒就得乖乖和我成親!他高興地在燈下忙著洗臉、刮胡須。剛刮了一半,王二匆匆闖進來說;“花公把夜光牡丹送來了。”王昌盛一份;“他真有夜光牡丹?”另一半胡須顧不得刮掉,便命王二將花公帶進來。花公端著一盆花,上面用白布蒙蓋著,慢饅走進來。王昌盛一拍桌案,大聲說:“你哄騙老爺,該當何罪?”花公冷冷一笑:“你不曾觀看.怎說老漢哄騙于你”王昌盛兩眼一瞪,大聲吼叫:“把案上的燈燭吹滅,王二急忙吹熄燈燭,房中一片漆黑。花公輕輕把白布扯開,咦!神了!一盆雪白的牡丹閃閃發光,將房間照得如同白晝。知府呆呆地望著牡丹,張著嘴巴再也合不上了,眾衙役“忽”地一下圍上來,爭著看稀奇珍寶。王昌盛走近牡丹.伸手一摸“叭”地一聲,臉上挨了一掌,左腮火辣辣的疼。“誰?誰打老爺!”叭”又是一掌,王昌盛見花公袖手站在一旁.并沒伸出手來。“哪個小子?是哪個小子!”王昌盛兩手捂腮,高聲叫罵。眾衙役莫名其妙,面面相觀。王昌盛氣得暴跳,欲將牡丹端進內室,手剛觸到花盆,只見牡丹花辯紛紛脫離花技,如流星一般飛將起來,頓時,房中花辨飛舞,火星四濺,嚇得知府、王二和眾衙役四處躲藏,鬼哭狼嚎。

過了一個時辰,天亮了。房中死一般寂靜。知府王昌盛從書案下慢慢地爬出來.王二也正從衣架下邊往外鉆,二人相互一看,都怔住了,王二的頭發、眉毛都被燒光,光禿禿象個肉球,那知府嘴歪眼斜鼻子塌,左腮上一個泡,有腮上一個疤,說他象個鬼,他比鬼都難看,變成丑八怪了!二人相互看看,都忍不住捧腹大笑。知府指著王二,“哈哈,禿了!”王二捂著知府,“嘻嘻!.歪了!”他們笑了一陣,同時來到鏡前,看到自己的模樣。都急忙把眼睛捂上:“這鏡子里是嗎!”二人嚎啕大哭起來。

王昌盛變成了丑八怪,官見了害怕,民見了躲藏,頭上的烏紗帽戴不成了。

那日,花公在混亂中抱回了牡丹根,栽在了花園中。第二年,牡丹根發了芽,一年長成三尺多高一株牡丹,花兒雪白,雪白,夜晚放出光亮。因它是琨珊姑娘變成,夜晚又會放光,人們都叫它“琨珊夜光”。后來人們把它寫成“昆山夜光”。現在,曹州牡丹園西南角的花園里,還有這種牡丹。

昆山夜光,每朵牡丹花象一個小小的燈籠,十分美麗有趣,因此又叫“燈籠花”。說起昆山夜光,‘還有一段神話故事呢。

相傳明代永樂年間,曹州一家牡丹園主,從亳州花重金買來一棵“昆山夜光”牡丹.把它視為珍寶,并專門雇了一個小伙子負責培育管理,小伙子名叫王小四,十分勤勞。秋后,他把牡丹栽在園中,細心地澆水培土,他還特地打了個厚厚的草苫子,天黑時蓋上。天明時就揭掉。冬天下雪,他把雪培在牡丹周圍,春天“雨水”季節一到,他就加緊松土施肥。剛到清明,他就發現長出了幾個嫩綠的芽兒。頭一年就要開花,他真是喜出望外。他日日夜夜招心地護理著它,眼看著枝葉長大,花芽兒發育成熟了。然而,谷雨已過,別的牡丹相繼開放,難有這棵“昆山夜光”還沒有開。王小四心里焦急,等啊,盼啊,當大批牡丹快謝的時候,它終于開放了。看到幾顆藍寶石般的“燈籠花”,王小四心中的喜悅更是無法形容,他更加晝夜舍不得離開了。

三年后,這棵“昆山夜光”在王小四的精心管理下.又繁殖了十余棵。這種牡丹花別具一格,每到花期,賞花的人絡繹不絕,把王小四忙得不可開交。夜深人靜,賞花的人都已離去,他才能一個人細細欣賞;有一次,送走最后一個賞花人,他出乎意料發現,有幾個美麗的姑娘.身穿潔白的衣服在花上偏偏起舞。他感到非常驚奇,急急地走到花兒跟前,可哪里還有姑娘的影子?他仔細看看,只有亮晶晶的燈籠花。

從此,王小四就留心了。每到夜深入靜,都能看到幾個姑娘在花叢中舞蹈。可一走到她們身邊,她們就飄然而去,王小四明白,這一定是仙女了。于是,他不再走近她們,只是遠遠地欣賞她們那優美的舞姿,可是,有一次,他看到有個仙女向他招手,請他過去。他遲遲疑疑地走過去之后,這個拉手,那個扶肩人非常親熱,她們還邀他跳舞。那個招他前來的仙女指著一位年齡稍大一些但姿容俏麗的仙女說:“這是我們大姐,她看上你最勤勞,最忠厚、喜歡上你了。可我們是花仙,你害怕嗎?”王小四欣喜若狂,說道:“仙姐能夠看上我,我求之不得.哪有害怕之理!”從此,王小四同牡丹花仙談情說愛,海誓山盟,非常快活。

誰料.王小四和花仙戀愛的事被牡丹園主發現了,因為社丹園主也常在夜間前來觀賞燈籠花。他見牡丹花仙貌美,早已垂涎欲滴。正當王小四和花仙商議拜堂成親時.他派人把花仙搶到家中,強制花仙和他拜了天地。可他萬萬沒有料到,進入洞房后,花仙競變為一條火龍,把他的家化為一片廢墟,園主差點喪命。而火龍騰空飛去,不知去向。園主解雇丁王小四,繁殖的“昆山夜光”牡丹,也全部刨出來廉價賣掉了。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