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難得的知己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29

王老實是一位老實本分的漁民,早上起來,拿著魚網來到村西邊的河上,每天只打十網,多了也不再打,不管這十網是一無所有,還是收獲甚豐,他都不太在意,因為他從來也沒想著要從捕魚上發多大的財,只是為了奉養年邁的老母,能夠聊以度日就相當滿足了。

這一天,王老實一大早又來到河邊,打下了十網,收獲還算不錯,他特地來到河邊的一個無人之地,將網洗干凈了,然后脫去身上的臟衣服,跳進河里洗起澡來。

剛洗了一會兒,王老實忽然覺得雙腳一緊,被什么東西抓住了,拖到了水底。原來是一個落水鬼為了自己能夠投胎,拉他作了墊背。

王老實感到命在頃刻,頓時十分悲痛,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不承想那個落水鬼見他哭得傷心,反而又將他拖出水面,問他為何如此悲痛,王老實止住哭聲,一聲哀嘆,說道:“我是一個漁夫,死了也沒有什么可惜的,只可惜家有高堂老母,全靠我一人奉養,我死之后,老人家必然餓死。”說罷,他又放聲大哭。

那個落水鬼聽了,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奈之下就放了他,自己沉入了水底。

這個落水鬼其實也是一個倒霉蛋:他姓張,是個秀才,在私塾教書。三年前在一次酒醉后掉入這條河中淹死,可張秀才死后不久,十殿閻君查看他的生前所為,雖然嗜酒如命,卻從來沒做過一件傷天害理之事,并且還處處時時仗義直言,主持公道,于是認為他命不該絕,決定再還他十年陽壽,但必須按規矩行事:找到一個墊背的,方能還陽。

張秀才在這條河里一呆就是三年,三年來,從這條河上渡過的人何止千千萬萬,可是遇到窮苦的單身過客,張秀才不忍心下手;遇到真正大奸大惡的人,又沒有機會下手,因為這些人大多是達官顯貴,或者富商豪紳,總是仆人成群,前呼后擁,他孤掌難鳴。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張秀才一直也沒找到合適的機會下手,這一次他看見王老實下河洗澡,猶豫了一會,便決定下手,可問明情況之后,心又軟了。

張秀才事后決定:今后不再為了那十年陽壽去害一個無辜的人,寧可舍棄了也在所不惜。

這一天,張秀才正在水底唉聲嘆氣,忽聽岸上傳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他浮出水面一看,原來是王老實正在河邊焚香禱告,張秀才忍不住好奇起來,隱住身形,來到王老實身邊,只聽見王老實口中念念有詞,仔細聽來卻是在為他張秀才超度亡靈,祈求上蒼保佑他盡早投生。

張秀才聽了,不由得大為羞慚,他想,自己害人未遂,而被害之人卻如此對待自己,于是忍不住顯出身來,沖著王老實倒身下拜,兩人坐在河邊談得十分投機,雖然人鬼殊途,卻成了刎頸之交。

有一天,這一人一鬼再次相會,雙方訂下了約定:從今以后,張秀才每天為王老實在水下趕魚,這樣王老實就能多打魚了,魚變賣后,除了奉養老母和自己吃穿用度之外,每天要打一壺美酒給張秀才解饞,剩余錢財全部施舍給乞丐。

從那之后,王老實每天按照約定行事,每晚都買來美酒給張秀才,這一人一鬼每晚對酌直到夜半更深,星稀月朗,才依依不舍地分手。這樣的日子真是快樂似神仙,一晃便三年過去了。

這天晚上,一人一鬼又在一起對酌,酒至半酣,張秀才忽然長嘆一聲,說:“王兄,你我雖然陰陽相隔,但三年來義氣相投,堪稱莫逆,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可能明天我就要遠走他鄉了。”

王老實忙問其故,張秀才說:“由于我不忍心害人,不知哪路天神將此事上奏天帝,天帝感我忠義,降旨封我為襄陽城隍,要我明日起程去襄陽赴任。”

王老實連忙道賀,然后開懷暢飲起來。

分別的時候,張秀才抓住王老實的手,說:“我走之后,你將會一日不堪一日,最后窮困潦倒,到那時你已了無牽掛,可到襄陽找我。”接著,他又說了到襄陽后如何尋找的路徑,說完,便縱身入水。

果然,第二天晚上,王老實再次來到聚會的舊地時,再也見不到張秀才了。

張秀才走后,王老實的日子果然漸漸艱難了,原來三年來,這一人一鬼為了救濟窮人,將方圓數十里內的魚蝦幾乎打盡,現在張秀才走了,沒人為王老實趕魚了,王老實漸漸連老母也奉養不起了,無奈之下,只好一邊捕魚,一邊討飯。

一轉眼又是三年,母親壽終正寢,王老實葬了老母,覺得在家鄉再也呆不下去了,想起當初張秀才臨別之言,決定到襄陽走一遭。

王老實一路上風餐露宿,靠乞討度日,終于在三個月后來到了襄陽城內,他打聽到城隍廟的所在。

這天晚上,王老實沐浴更衣,三拜天地之后,來到了城隍廟內,撮土為香,朝神像三叩九拜之后,神像后走出一個鬼卒,將王老實帶到后堂等候。

到了后堂,王老實看到一個官員模樣的,正在內堂議事,下面跪著一幫聽差、雜役,那官員看到王老實走進后堂,連忙喝退眾人,自己卻馬上走入內室,半晌不見出來。

王老實奇怪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官員,不正是昔日老友張秀才嗎?他為什么走入內室避而不見呢?

王老實正這么想著,內室的門終于開了,只見張秀才恢復了舊時的裝束、面貌,搶步來到王老實面前,倒身下拜:“仁兄,請恕怠慢之罪。”

張秀才告訴王老實:自從接任城隍一職后,每天只能勤勉公務,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稍有閑暇,想到的盡是和王老實把酒言歡的快樂時光,只可惜時光不會倒流,有時真想辭官不做,去他鄉尋兄。今天王老實來了,本當即刻相見,但他和王老實是貧賤之交,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官員模樣相會,這才走入內室,沐浴更衣,焚香以告天地,恢復本來面目才敢出來相見。王老實聽了,頓時恍然大悟。

兩人當夜把酒言歡,聯床夜話,一連三天,張秀才白天處理日常公務,夜晚和王老實不眠不休,徹夜暢談,訴說著自己的為官之苦,王老實這才知道老友雖身居高位,卻失去了生活的樂趣,反不如自己捕魚討飯快樂逍遙。

第三天晚上,王老實開口勸道:“賢弟,請聽愚兄一言——賢弟以前過慣了那種閑云野鶴的逍遙日子,如今身居官場,身子在此,心思在彼,豈能不煩?怎能不苦?”

張秀才聽得連連點頭,王老實又說:“既然你已身處宦海,就要用官場的規矩來辦事,遇事不管采用了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只要為的是興天下、安黎民,無愧于心,就可以高枕無憂。此乃愚兄淺見,望弟慎思之。”

張秀才聽了,沉吟半晌,忽然眼睛一亮,眼前已是云開霧散、一片光明,他禁不住仰天大笑,然后赤足跳下床來,沖著王老實倒身三拜,說道:“仁兄一席話,勝讀百卷書,我明白了!”

天亮后,王老實起來,一看,張秀才還滿臉喜悅地酣然睡著……

王老實會過了老友后已全無牽掛,他也不辭行,不顧書吏、鬼卒如何苦苦挽留,吩咐他們不可驚動老爺休息,便悄悄地離開了城隍廟,開始云游天下。

傳說華山之上有人看到王老實駕鶴升天,北海之人傳說他踏浪而去,卻無從考證,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王老實后半生的日子必定是過得很快樂的……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