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還債狗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29

五十兩銀子

乾隆年間,范家垸有個叫范三皮的人,他做著皮貨生意,從鄉間收購狗皮、牛皮和驢皮,再送進縣城賣掉,沒幾年工夫,就發了家。這天,范三皮推著一輛獨輪車,帶著從外鄉購進的皮貨回家,這時,村里一個叫端端的孩子牽著一條黑狗走過來,大大咧咧地說:“三皮叔,你欠我家的五十兩銀子什么時候還啊?”

范三皮一愣,打量一眼這孩子,說:“端端,我啥時欠你家五十兩銀子了?”

端端今年剛十歲,不會講道理,只說:“我爹說,你五年前借了我家五十兩銀子,一直沒還,我爹也沒向你討。現在我家出了事,我爹快要死了,連買棺材的錢都沒有,你快把那五十兩銀子還給我吧!”

說起端端爹,那可是村上有名的大好人,他種著兩畝田地,還燒了個青瓦柴窯,算是村子里有錢的人家,村民有困難向他借錢,他都會借給人家,連借條也不用寫。沒料到,上個月他家的青瓦柴窯塌了,還砸傷了好幾個做工的人,端端爹花了很多錢給那些被砸傷的人醫治,還給砸殘廢的人賠上一大筆錢,這樣一來,端端家傾家蕩產了。由于這個變故,端端爹一病不起,已到彌留之際。

范三皮轉動著眼珠子,說:“端端,我想不起什么時候向你爹借過銀子,你爹既然告訴你了,那他有借條嗎?”

端端搖搖頭,說:“我爹借錢給別人,從來不向人要借條。你要是真沒借,怎么不上我家跟我爹對質?”

范三皮把車停下來,擺弄著車上的皮貨,生氣地說:“你這狗屁孩子,咋就這么不相信你叔呢?一定是你爹病得快死了,犯了糊涂……”

他正這么說著,端端牽著的那只黑母狗突然盯著范三皮“汪汪”叫起來,范三皮更火了,對端端說:“你找我家要錢還帶著狗?我真沒借你家的錢,如果我騙你,就是這只狗娘下的崽,這回你該相信了吧?”

端端見范三皮跟他賭了咒,又不愿上他家跟爹對質,就打算回家再問問爹。哪知道回家一看,他爹已經閉了氣,正穿著壽衣放在一把椅子上,等著錢買回棺材入殮。端端站在爹的尸體旁大哭:“爹,你死了,三皮叔又賴了賬……”

端端正哭著,范三皮來了,他見端端爹死了,便雙膝跪下,抱著端端爹的一只腿,放聲大哭:“大哥哇,你打發端端上我家討銀子,我啥時借過你五十兩銀子啊?我白天忙著事兒,想晚上來你家一趟,跟你把這事兒說個清楚,哪想到你現在不能開口說話了啊……”

端端眨巴著眼兒看著范三皮哭,正看不明白,突然,他爹的尸體“霍”地一下站了起來。

跪在地上的范三皮以為炸了尸,嚇得屁滾尿流,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準備逃。端端見范三皮想跑,急忙上前摟住他一只腳,說:“別跑,你借沒借我家的銀子,跟我爹當面對個質!”

端端爹是聽了范三皮的話,又氣得活了過來,他氣沖沖地站著,盯著范三皮看了片刻,忽然轉怒為笑,彎下腰拍拍端端的頭,說:“端端,快放下你三皮叔,他沒有借咱家的銀子,往后你別再提這事兒了。”

端端一愣,松開了范三皮。范三皮冷汗淋漓,爬起來就往外跑,卻不小心一腳踩在蹲在門檻邊的黑母狗的肚子上,絆倒在地,那只黑母狗被范三皮踩得大叫了一聲,跳到院子里,不一會,就從它的屁股后滾出一只小狗崽來。

范三皮栽倒后,直挺挺地躺在門外。端端去扶,卻怎么也扶不起來。端端爹忙趕過來查看。村民們聽到動靜,都提著燈籠走過來,見剛才已經死去的端端爹穿著壽衣,正忙著掐范三皮的人中,在救范三皮,全都大驚失色。

村民們七手八腳把范三皮抬回家,把他放在床上。從這以后,范三皮一直昏沉沉地睡著,一家人圍在床邊,不停地呼喚他,十幾天都過去了,一點用也沒有。這只狗太壞了

再說端端家,那只黑母狗一胎只生出一只小狗崽,奶水足得直往外冒,那只小狗崽長得胖乎乎的,讓端端好不喜歡,經常摟在懷里玩耍。

一晃過去半年,范三皮仍沉睡不醒,那只小狗崽已長成一條半大的狗,特別機靈,一會兒跟黑母狗逗著樂,一會兒就跑得不見了。

這天,小黑狗一大早就跑出門,等到了吃早飯時,竟然叼著一錠銀子回了家,徑直放在端端爹腳邊,然后又出去了。端端爹撿起銀子,大驚。不一會兒,小黑狗又叼回一錠銀子,還是放在端端爹腳邊,又轉身出了門。端端爹忙叫兒子跟著小黑狗,看它是從哪兒叼回的銀子。

端端跟在小黑狗身后,穿過幾條村巷,忽地一閃就不見了。端端找了半天,沒找著小黑狗,便轉頭往家走,剛走到家門口,便看見小黑狗又叼著一錠白亮亮的銀子跳進了家門。它剛一進門,就猛地挨了端端爹一棒子,在地上撲騰一會,四肢一伸,死了。端端見小黑狗被爹一棒子打死了,難過得“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端端爹手里拿著木棒,看看死去的小黑狗,對端端說:“這只狗竟然把外面的銀子盜回家,太壞了,咱們家不能養這樣的狗!”

這時,那只黑母狗跑了過來,嗅嗅躺在地上的小黑狗,“汪汪”叫了一陣,用嘴叼著小黑狗,把它拖出了門……

過了不一會兒,端端家里突然來了一個背著一捆柴的人,這個人低著頭,蒼白的臉被柴禾遮著,一進門,就“嗵”地一聲跪在端端爹跟前,端端爹嚇了一跳,一看,居然是在床上躺了半年的范三皮!

范三皮哽咽著,說:“大哥,三皮給你負荊請罪來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端端爹忙把范三皮扶起來,問是怎么一回事。范三皮說,這半年多來,他一直躺在床上做著一個惡夢,夢里有很多人指著他的鼻子大罵,要他變成一只狗,說他做了昧心事,還敢賭咒說變狗,那就必須變成一只狗。多虧端端爹剛才用木棒砸了他的頭,這才把他從惡夢里砸醒過來,他醒來就從家里背上一捆柴禾,來向端端爹賠罪。

范三皮愧疚萬分地說:“大哥,五年前,我向你借過五十兩銀子。”

端端爹笑著說:“你借過我家的銀子嗎?我咋想不起來哩。”

“我的確借過的!”范三皮告訴端端爹,五年前,他從端端爹手上借了五十兩銀子做生意,后來發了家,卻一直拖著沒還。上次端端爹出了事,病得快要死了,他就想把這五十兩賴掉。那天晚上,他聽說端端爹死了,就裝模作樣跑到端端家來哭,其實是哭給端端看的,沒想到卻把端端爹哭活了。一分不少

端端爹瞅著范三皮,嘆息一聲,說:“三皮啊,我活過來后,看見端端摟著你的腿不放。知道你是橫了心不想還,我又沒個借條,這樣下去只會兩家生怨,反而要禍及后代,得不償失,這才說你沒借銀子,并不是真的忘了。”

范三皮一聽這話,更加愧疚,立即轉身回去,從家里扛起一把鋤頭,領著兒子到了自家的菜園地。沒想到,竟然在菜園地看到端端家的那只黑母狗正用爪子扒著土,在埋那只小黑狗,已經埋得只剩一條狗尾巴露在外面。范三皮驚慌地大叫:“我在這里埋著五十兩銀子,這狗娘咋在這里埋狗崽?我埋的銀子呢?”

這時,端端爹帶著端端,拎著一大包銀子過來了。端端爹把銀子交到范三皮手上,告訴范三皮,小黑狗一共叼了五十兩銀子回家。范三皮看看這些銀子,正是自己埋在坑里的那些,嘆息一聲,說:“原來這只小黑狗是替我還債的。”

兩家人一起動手,為小黑狗壘了一個墳,還在旁邊立了一塊碑。

后來,范家垸的人要是誰遇上個急事要用錢,有余錢的人肯定會借給他,根本不用打借條,借錢的人都會如期歸還,從來沒有發生欠債不還的事。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1575186867118622761052015438231174676113434295613133862482125753142355552641956250153965697734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