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如此賭鬼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29

辱妻得銀

馬大河是鎮上有名的賭鬼,白天在碼頭上打零工,晚上揣著血汗錢進賭場。偏偏手氣不好,總是輸多贏少。這天晚上,馬大河又賭了一夜,到天亮時輸得個精光,只好灰頭土臉地走出賭場。

料不到的是,這賭鬼也有時來運轉的時候。在路邊的草窩邊,馬大河撿到了一張銀票!

這張銀票,出自附近的一個錢莊,面額為紋銀二兩,儲戶名叫張三。

這張三是外地人,三十多歲,光棍一條,常年在這個碼頭打工,與馬大河是互相認識的。而錢莊的老板,對馬大河和張三也不陌生。也就是說,這張銀票馬大河撿了也是白撿。對于干苦力的人來說,二兩銀子不是一個小數目,那張三可能已經掛失;就算張三沒有掛失,錢莊老板也不會把銀子隨便給馬大河的。

但是,見錢眼開的馬大河豈肯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他眼珠子一轉就有了主意。他快步來到錢莊,錢莊還沒開門,卻見張三早早地站在門口。不用說,張三是來掛失的。張三看見馬大河,還先打了個招呼,馬大河點點頭算是回了禮。

終于等到錢莊老板開了門。老板說:“二位早,里邊請!”

馬大河先一步進了門,把那張銀票“啪”一下拍在柜臺上,說:“取錢!”

老板暗自皺了一下眉頭,心想:不記得馬大河在我這里存過錢呀。他這樣的賭鬼,只要有一分錢,都要送給賭場的。不存錢,哪里來的銀票?老板拿過銀票掃了一眼,不由又是一怔,這不是張三的銀票嗎?老板看了看張三,并把銀票拿給他看,那意思很明白:怎么回事呀?

張三也是滿臉疑惑:這馬大河也太大膽了,撿到了我的銀票,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取錢?可是還沒等他開口,馬大河使勁拍了一下柜臺,怒氣沖沖地說:“老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吧?聽我給你說!我在賭場泡了一夜,天明回去想讓老婆給暖暖身子,卻在老婆的枕邊發現了這張銀票!木已成舟,這綠帽子是給我戴上了!誰叫我窮呢,老板,你就笑貧別笑娼吧!”

鬧半天,是張三睡了馬大河的老婆,這二兩銀子,是張三留下的嫖資。既然兩廂情愿,大清早的張三又跑來作證,錢莊老板就收了銀票,拿出二兩銀子給了馬大河,還揮揮手讓馬大河快走,今天的第一筆生意竟然和嫖資有關,老板覺得很晦氣,很惡心。

馬大河剛出門,老板就說起了張三:“你小子挺舍得的啊。不過也值,馬大河那老婆長得還挺漂亮。”

直到這時,張三才回過神來,一個勁地叫屈:“我根本不知道馬大河家在哪兒,更沒有碰過他老婆!我那張銀票昨晚弄丟了,這大清早過來是要掛失的!”

老板很是驚詫:“真的嗎?你怎么不早說!”

張三說:“現在找他討回銀子,就晚了嗎?”

老板搖搖頭說:“哎,是有點晚了。他那樣的賭鬼,為了區區二兩銀子,不惜侮辱自己的老婆,還硬把綠帽子往自己頭上戴,已經成了無賴,還會順順當當把銀子還給你?你找官府打官司,花錢還耽誤工夫,還不如你在碼頭上多加幾個班?”

張三想想也是,只好自認晦氣。不過這事兒很快在碼頭上傳開了,都知道馬大河的老婆被人嫖了。不過,馬大河卻不在乎:你再丟張銀票試試,我照樣愿擔綠帽子的虛名。

回家偷錢

在賭場里,二兩銀子不過是滄海一粟,沒過半夜,又被馬大河輸得分文不剩。

可馬大河的賭癮還沒過足,他還想翻本撈一把。可去哪里弄錢呢?馬大河想到了偷。嗜賭如命的他,早就養成了偷雞摸狗的壞毛病。可是今天晚上偷雞不行,偷狗也不行,因為現在是深更半夜,偷來的雞、狗不能立刻變成現錢,而他是恨不得馬上就拿著現錢重回賭場。馬大河急得拿拳頭捶腦袋,“咚咚”幾下,竟然捶出了一個主意:何不回去偷自家的錢!

其實馬大河的家里也沒多少積蓄。馬大河打零工的收入,都被他送進了賭場。家里還有七十歲的老娘、六歲的兒子,幾個人的吃穿用度,全靠他老婆屈氏的一架紡車來維持。屈氏就是沒日沒夜的操勞,能攢下幾個錢?但馬大河知道,眼下家里確有幾十文錢。他記得前天他老婆賣了一筐線穗,說要攢錢送兒子去學館開蒙,那錢就在老婆的枕頭下面!

人說狗急跳墻,這賭徒,就是油鍋里的錢也要撈出來使的。馬大河熟門熟路回到家里,悄悄打量動靜。東屋黑燈瞎火,估計奶奶摟著孫子已經睡熟;西屋里還有一燈如豆,“嗡嗡”之聲在靜夜里傳得很遠,那是屈氏還在紡線。老婆不睡,馬大河是不好公然進屋拿錢的,因為老婆把那錢看得比命還金貴,老婆掙的錢也是決不許他染指的。這可怎么辦,如果老婆紡線到天明,還不把人急死!

也是天遂人愿,沒過一會兒,屈氏竟然起身出門,進了院角的茅廁。馬大河閃身進屋,伸手去枕頭下摸錢。怪了,枕頭下空空如也。馬大河不死心,又掀開了鋪被的一角,幾十文錢赫然在目。馬大河眼疾手快,一把將錢塞進了兜里。不巧的是,門外腳步漸響,老婆方便完回來了。馬大河當然不能束手就擒,縱身攀上了屋梁。雖然鬧出一些響動,但這屋里時常有老鼠出沒,屈氏不以為意,坐下來繼續紡線。這可苦了馬大河,拿著錢卻去不了賭場,他心里比熱鍋上的螞蟻還要急!馬大河突然記起,自家的晚飯一年四季都稀得能照見人影,老婆喝一肚子稀飯,也就得不斷地去茅廁方便。既然如此,那就耐心地等待。

料不到的是,馬大河瞇了一會兒眼,老婆的身后居然站著一個蒙面男人!這還了得,想想自己常常夜不歸宿,老婆竟然真的紅杏出墻,勾上了野男人。多虧今天晚上回家偷錢,不然的話,這綠帽子還不知要戴多久呢。馬大河當即就想跳下去,將這對狗男女教訓一頓。可又一想,俗話說得好,捉奸捉雙,等這狗男女有所行動,自己再動手不遲,把那奸夫打個半死,然后再讓他賠出一筆錢來。

那人故意“吭”了一聲,好像在挑逗屈氏。屈氏沒回頭,卻厲聲喝道:“你是哪個,想干什么?”那人賊笑了幾聲,說:“我也想學學張三,給你送幾個錢用。”屈氏質問道:“什么張三李四,你把話說明白!”

那人就把碼頭上的傳言介紹了一遍,然后說:“我可比張三出手大方!還有,張三是外地人,不定哪天就走了。我就是咱們鎮上的,時時刻刻都能幫你……”

屈氏沒停手里的活兒,朝身后“呸”了一聲說:“快滾!我根本不認識張三,更不會跟你胡來。我活得好好的,誰要你的幫忙!”

那人冷笑道:“你丈夫是個賭鬼,從來不顧家,也從來不知道心疼你。你每晚紡線到半夜,一天三頓喝稀飯,一年四季沒有吃過饃,這也叫好嗎?”

這話說到了屈氏的痛處,她竟嗚咽著哭了起來。那人趁熱打鐵:“來吧,讓我在床上疼你!”說著就動手拉屈氏。

屈氏一把抹去淚水,說:“滾,你就死了那條心吧,我就是窮死也不會拿身子換錢!”說著,“呼”地站起來,掄起小凳子就砸那人,“快滾,你再這樣,我可喊人了!”

那人沒有想到屈氏會守身如玉,只好抱頭鼠竄。屈氏追到院外,那人早已跑得不見蹤影。

躲在屋梁上的馬大河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可他非但沒有感謝老婆,反而覺得有這樣的老婆守家,自己可真是沒有后顧之憂了,更應該放開手腳去賭一把。他趁機翻下屋梁,溜了出去。

弄假成真

隔了一個月,屈氏又賣了一筐線穗,估計湊夠了兒子一年的學費,就想把上次賣線穗的錢拿出來,送兒子去學館讀書。誰料掀開被角,卻是空空如也!屈氏發了瘋一樣跑到碼頭,找到馬大河,要他速去縣衙報案,追回被盜的銀兩。

馬大河自然不會賊喊捉賊,可又怕老婆獨自跑到縣衙鬧得滿城風雨,干脆就對老婆直說了:“那錢是我拿了!”老婆不信,馬大河就舉出事實證明:那天晚上有個蒙面人來調戲你,他怎么說,你怎么答,等等,說得絲毫不差。這下屈氏相信了。可面對這樣一個賭鬼丈夫,她又能怎樣?從此,屈氏以淚洗面,整夜整夜地紡線,只是把賣線的錢藏得更嚴實一些罷了。

有一天夜晚,屈氏紡線到四更天,突然有人敲門,說是有人得了疾病,要討一碗水服藥。屈氏家徒四壁,連土匪也不怕的,就去灶房燒了一碗水。燒水的時候,來人就問屈氏,看你無精打采的,何以整夜紡線,有急用嗎?一提這事兒,屈氏就傷心落淚,忍不住把賭鬼丈夫的所作所為一股腦兒地倒了出來。來人立時血脈賁張,咬牙切齒地說:“這樣的人,死有余辜!”

令屈氏想不到的是,這伙人恰恰就是土匪。剛才他們的一個小頭領得了心絞痛,急需一碗開水服用煙土緩解,就順著燈火叫開了屈氏的門。聽了屈氏的哭訴,土匪動了惻隱之心,立刻去賭場找到馬大河,一刀了結了他的性命!

馬大河死于非命,屈氏也沒有多少悲傷,倒像去掉了一個包袱,身上反而輕松了許多。

那位錢莊老板倒是留了心,親自登門牽線,把張三介紹給屈氏,讓他做一個倒插門的丈夫。兩個人雖然未曾謀面,但因為馬大河“辱妻得銀”的緣故,早就相互有了一些了解。因此一拍即合,很快結為夫妻。

新婚之夜,兩個人感慨良多,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想想這結局,還真得感謝那賭鬼,不然的話,咱們怎么能走到一起?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