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模仿天才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模仿天才

1.天才下崗 金城煉油廠有個青工名叫張忠,人聰明機靈,長得也帥。小伙子最大的能耐就是會說各地的方言,模仿各種人的聲音。他模仿趙本山、黃宏、馬三立,大伙聽了都拍手叫絕,因而人送外號“模仿天才”。

這天午間工休,車間里工人們聚在一起,說說笑笑,打打鬧鬧,一個姓趙的師傅對張忠說:“小張,都說你是模仿天才,你模仿一下我,讓大伙聽聽像不像。”張忠走上前,拍拍趙師傅的臉,捏捏趙師傅的嘴巴,然后搖晃著腦袋說:“我可模仿不上。”大伙兒問為什么。張忠有板有眼地說道:“模仿聲音,大有講究,關鍵是要抓住聲音的特點,越有特點的聲音越好模仿,全國好多人模仿趙本山,因為趙本山東北口音很重,特點非常明顯,好模仿。趙麗蓉是唐山口音,也好模仿。為什么趙忠祥沒人模仿?因為他說的是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很難模仿。趙師傅,我說的這三位都是你們老趙家的人,你比較一下,就明白其中的奧妙了。”說罷,還向趙師傅聳了聳肩,逗得大伙哈哈大笑,都說:“沒想到你小子搞模仿還搞出這么大的學問來,那你說說,你能模仿咱們廠的誰?”張忠想了想,說:“咱們廠里,最好模仿的就數廠長吳天成了,他的山東口音很重,發聲點靠前,聲音還有點沙啞,就是咱們老百姓常說的小公鴨嗓子。我給你們學幾句,你們聽聽像不像。”說著,張忠學起廠長的姿勢:左手叉腰,揮舞著右手,作起了報告:“同志們呀,嗯,咱們金城煉油廠如今面臨著嚴重的生存危機啊,嗯,設備老化,原油漲價,產品合格率低,能耗降不下來,這些都是嚴重的問題呀……”張忠這番表演,逗得大伙兒笑得前仰后合,七嘴八舌地吵吵著。有的說,這不是吳廠長在全廠職工大會上的講話嗎?這小子怎么一字不差地背下來了。有的說,你要站在門外聽,真還以為是吳廠長在咱們車間作大報告呢。

張忠一看表演效果這么好,更來勁了。他“噌”地跳上一個破木箱子,學著港臺歌星的腔調:“謝謝,謝謝,大家這樣開心,我好喜歡啦,來一點掌聲好不好啦?下面,我再給大家模仿一段……”突然,他發現工人們的笑聲、掌聲戛然而止,并且紛紛站立起來。張忠回頭一看,只見廠長吳天成、廠辦主任王永康,以及車間支部書記老李頭不知什么時候已站在他的身后。

廠長吳天成,五十上下,個兒不高,精瘦精瘦的,毫無山東大漢的氣宇,但他雙眼射出的光,讓人見了不寒而栗。此時,他板著臉,目光四下一掃,然后落在張忠的身上,冷冷地問:“這個小伙子叫什么名字?”老李頭忙上前答道:“這是我們車間的工人,叫張忠。”“老李啊,你這勞動紀律是怎么抓的?車間里嘻嘻哈哈,瞎胡 鬧么!還像個國有大企業的樣子嗎?這樣的害群之馬一定要嚴肅處理!王主任,這個工人立即下崗!”王永康連忙點頭哈腰說:“好,我這就去辦手續。”說罷,屁顛顛地跟在吳廠長后面出了車間。

三位領導走了,剛才還喜笑顏開的張忠,此刻就像劈頭澆了一桶涼水,被這從天而降的厄運打懵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沒醒過神來。

模仿廠長說了幾句話就讓下崗,張忠說什么也想不通。下午全車間的工友們圍著老李頭,一起給張忠說情,說小張平時工作踏實肯干,不就是午休時開了個玩笑么,吳廠長也太小題大作了。一伙人七嘴八舌,把本來對此事就憋了一肚子氣的老李頭逼急了,沖大家吼道:“你們都給我嚷什么呀?是我叫他下崗的嗎?”他顫抖著手指著張忠說,“張忠你小子也太大膽了,別人誰不好學,單單學廠長,你這不是找死嗎?現在挽救的辦法只有一條,你立馬寫一份深刻的檢查,找吳廠長賠禮道歉,嘴要甜一點,好聽的話多說一點,興許還有挽回的余地,只要吳廠長一松口,我就豁上這張老臉去保你。”

張忠回到家,一夜 沒睡,寫了一份十頁長的檢查,先把自己罵了個狗血噴頭,然后表示要痛改前非,脫胎換骨。第二天早上,張忠拿著檢查,來到廠部大樓,忐忑不安地走進吳天成的辦公室。吳天成一見張忠,臉立馬拉了二尺長。張忠努力在臉上擠出悔恨交 加的表情,低聲下氣地說:“吳廠長,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次過錯吧。我這個人,就是平時愛開個玩笑,愛出個洋相,嘻嘻哈哈慣了,其實我對您是非常尊重的,不信您可以問一問我們車間的李書記……”“好了,好了,”吳天成打斷張忠的話說,“你不要扯這些了,改革人事制度是企業發展的方向,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情。我們廠有這么多下崗工人,又不是你一個人,你有什么想不通的?”接著,他再也不聽張忠苦苦哀求,不耐煩地揮揮手,說:“我這里很忙,沒有時間跟你嗦,你趕快回去吧,到市勞動再就業中心報個名,別在這兒胡 攪蠻纏了,你說到天開了也沒用,快走快走。”說著就昂首邁步,出門走了。張忠磨磨蹭蹭地跟在后面,見吳天成走遠了,又不甘心地轉身進了廠長室,垂頭喪氣地坐在沙發上。他想不能走,走了可就徹底告別金城煉油廠了。

坐了一會兒,寫字臺上的電話響起來,他不敢接,可那電話催命似的響個不停,聽得叫人心煩意亂。張忠終于坐不住了,起身拿起了電話。“喂,吳廠長嗎?”張忠不敢出聲,電話那邊連續不斷地問著:“喂,喂,你是吳廠長嗎?”張忠聽出對方是青海口音。也叫鬼使神差,這時他那喜好模仿的天性不知怎么忽然發作了,他用吳天成的山東口音回答道:“我是吳天成,你是哪位?”“吳廠長,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我是馬生海呀,我想問一問,那筆款子你怎么還沒給我匯過來呀?”“哪筆款子?”“就是那兩車原油的款子唄。”張忠知道金城煉油廠加工的原油是從新疆、青海幾個油田用火車運過來的。所以他隨口回答:“這事你找財務科嘛。”“吳廠長,你怎么打起官腔來了?這筆款子怎么能找財務科?你的那筆錢,我可是照你的吩咐匯到你外甥的賬上了,不信你可以到銀行查一查,咱們打交 道這么多年了,我老馬可是守信用的……”張忠聽得一頭霧水,心里犯起嘀咕:買原油的款子不找財務科找誰?一筆什么錢,還要匯到廠長外甥的賬上?就在這時,張忠聽到走廊那一頭傳來腳步聲,他靈機一動,壓低了聲音,說:“我現在很忙,等一會兒我給你打過去。”說完就掛了電話,并看了電話上來電顯示出來的手機號碼,他默默地記下了。

吳天成推門進來,看見張忠,臉一板:“你怎么還沒有走?”“吳廠長,您聽我解釋一下,希望您能給我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讓我重新做人……”“我沒工夫聽你說廢話,你趕快走吧,哎,剛才我怎么聽見你在我辦公室里說話?”“是的,是的,”張忠又開始發揮他即興表演的天賦,“我看這墻上的條幅,書法特別漂亮,就讀了讀上面的字,”說著,就拿腔作調地念了起來,“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吳天成發火了,手指著張忠的鼻子吼道:“你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毛病?你給我出去,趕快回家念你的詩去,別在我這里搗亂了!”

張忠橫了吳天成一眼,不情愿地出了廠長辦公室,心情沉重地朝大街上走去。

2.發現蛀蟲 張忠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閑遛著,心想,看樣子下崗是無可挽回了,今后靠什么生活,體弱多病的媽媽怎么辦?這些現實問題擺在他面前。他耷拉個腦袋想著心思,突然想到剛才那個奇怪的電話,是不是吳天成在搗什么鬼,賺什么黑心錢?他又聯想到近幾年廠里情況越來越糟,下崗人員越來越多,小伙子來火了,他決心順藤摸瓜,揭揭吳天成的底。張忠腦子里構思好一個方案,就朝街旁的公用電話走去。他撥通了那個手機號,操起了吳天成的山東話:“喂,馬生海嗎?我是吳天成。”“哎呀,是吳廠長,你的電話終于過來了,手機一響,我拿起來一看,是一個沒見過的號,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你在哪里打電話呀?”“這你就別問了。”“哈哈,是不是最近又掛了一個小娘兒們呀?有個陳曉燕還不過癮……”

聽著電話那邊粗俗的笑聲,張忠真沒想到平時一本正經的吳天成還有這一手!他學著吳天成訓人的口氣斥道:“你少開這種低級庸俗的玩笑!”“好,好,吳大廠長千 萬不要生氣,咱們說正經事情,希望你把那兩車油錢盡快給我匯過來,咱們一直合作得很愉快,我希望一如既往地合作下去。”“錢,我會給你的,我考慮這件事由我外甥去和你面談好一點。你見過我外甥沒有?”“吳廠長真會開玩笑,我上哪兒去見你外甥呀?我就知道你給了個賬號,戶名叫劉玉剛,你外甥是這名字吧?”“是這名字。這樣吧,你定個時間和地點,我讓玉剛去見你。”“搞這么復雜干什么?我看還是老辦法好,賬上走錢,安全可靠。”“你懂什么?我這是要培養我的外甥,今后打算讓他幫我干。”“好吧,就聽你的。今天晚上八點整,芳華歌舞廳,八號包廂,不見不散。”

張忠掛了電話,立馬去理了發,吹了頭,換了一身筆挺的西裝,還特意買了一包中華煙裝在身上。晚上八點,他準時來到芳華歌舞廳八號包廂。抬眼望去,只見包廂里坐著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黑胖子,盡管是西裝革履,但也掩蓋不住他滿身的俗氣。包廂里燭光搖曳,光線昏暗,茶幾上擺了一些飲料、啤酒、水果之類的東西,還額外放著一瓶開了蓋的名牌白酒和幾碟下酒菜。黑胖子正在旁若無人地自斟自飲。

張忠上前,操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招呼道:“您是馬生海老板嗎?我叫劉玉剛。”

馬生海放下酒盅,“噌”地立起,瞇起眼睛把張忠上上下下打量個夠,然后伸出雙手緊攥住張忠的胳膊,使勁搖著,哈哈笑道:“你好,你好,尕小伙子,是你舅舅叫你來的吧?”他打了個酒嗝,說,“尕小伙子,精神得很么,難怪你舅舅要培養你。我一見你就喜歡上你了,緣分、緣分喲。”張忠照著事先打好的腹稿開始說道:“我們老家原來在山東農村,家里窮得很,我舅舅上石油大學四年,全靠我母親供養,所以舅舅對我也特別關照……馬老板,我年輕,懂得少,請你多多指教。”說到這兒,他見馬生海又貪婪地端起酒盅,就決定灌醉這酒鬼,再套出他的真言。主意一定,他先對馬生海奉承一番,接著連連勸酒,直到馬生海說話舌頭發硬時,就單刀直入問道:“這買原油的款子,為什么要從好幾個渠道走呢?”

馬老板喝了一大口酒,拍著張忠的肩膀嘟嘟噥噥地說:“小伙子,你,你還外行得厲害呢,你看我像個大款吧?可說得難聽一點,其實也就是附在大油田上的寄生蟲,唔,寄生蟲。我雇上幾個民工,把那河壩里、溝槽里的廢油、渣油、瀝青收拾收拾,再摻上些河、河水,裝在油罐車里,賣、賣給你舅舅的煉油廠,得的錢三七分成。你舅舅三,我七。因為我得雇人,雇車皮,還得上上下下打點,成本可不低,所以得七。你舅舅坐在辦公室里動動嘴皮子,干撈錢,得三。可你舅舅還盡給我出難題,兩車油錢拖到現在都不給……”說到這,他自顧一口一口喝起酒來。

張忠肺都氣炸了:難怪這么好的企業,效益就是上不去,原來廠長是個大蛀蟲!用這樣的原料煉油,能有好么?他忍住氣,又問:“你們這么干,就不怕被人發現嗎?就不怕把設備搞壞了?”“傻孩子,十車原油里摻一兩車假的,誰也看不出什么來。只要把關鍵人物收買好,該辦的手續辦齊全,這就是坐著收錢的買賣。至于說設備,你舅舅就是專家,他說搞不壞,那就搞不壞。再說了,搞壞搞不壞,那是公家的事,我一個油販子,也管不了那么多。”

馬生海說到這,瞇起醉眼,朝張忠笑笑,說:“怎么樣?尕小伙子,要不要給你找個小姐玩一玩?”張忠搖搖頭,不屑地說:“沒興趣,我得馬上回去見我舅舅呢。”馬生海語無倫次地叮嚀道:“給你舅舅好好說一說,別太黑了……咱們買賣還要做……盡快把那筆錢給我匯過來……”

3.妥協求安 第二天,吳天成突然接到馬生海的電話:“吳廠長,你外甥昨天回去向你匯報了沒有?昨晚我跟他在芳華歌舞廳談得很不錯,尕小伙子聰明得很,前途無量啊……”

吳天成一聽就火了:“你說什么鬼話?我外甥在哈爾濱上大學,幾千公里之外呢,你見著鬼了吧?是不是又喝醉了?”馬生海一聽也慌了:“不是你讓我把錢匯到你外甥的賬上的嗎?錢可是早就過去了,會不會被人騙走?吳廠長,咱們打交 道不是一年兩年了,你可不能給我耍花招啊!”“你放屁!我外甥在哈爾濱上大學,在當地辦了個新身份證 ,老身份證 扔在我家里,我就用它開了個賬戶。你打過來的錢我見到了,我不會賴你的賬。你昨天晚上見到的到底是誰?”馬生海把前后經過給吳天成說了一遍,又問:“是不是咱們被公安盯上了?該不會是公安給咱下的套吧?也不對呀,電話里可千真萬確是你在說話,公安還有這么大的神通?”聽他這么一說,吳天成終于明白是誰了。他斷然說:“不會是公安,你不要一驚一乍的。我想起來了,一定是這小子!你聽我說,這事由我來處理,你就不要再問了。那兩車油錢我很快就給你劃過去,管好你那張爛嘴,再不要貪喝馬尿,胡說八道,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

吳天成放下電話,又急又惱,罵道:“他媽的,想不到這個小痞子給我惹出這么大的麻煩來,看來還得小心對付。”他想了很久,才拿定主意,叫秘書立即騎上摩托,去把張忠喊來。

張忠進了廠長辦公室,一屁股坐進沙發,不吭不響望著吳天成。吳天成黑著臉,大口大口地抽煙,也不吭聲,辦公室里寂靜得幾乎聽到心跳的聲音。就這么沉默了好一陣子,吳天成終于開口了:“張忠,你是個聰明人,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讓你下崗的事,我做得是有點過了,可你想用這種偷雞摸狗的手段來敲詐我,還嫩點兒呢。就憑你這么個毛頭小子,想在我背后捅刀子,嘿嘿,我吳天成也不是吃素的,弄不好你可得吃不了兜著走。”他見張忠木訥訥望著自己,就擠出點笑容,語氣和緩一些,說,“我看你這小伙子也挺能干的,要是你能痛改前非,聽我的話,好好干,準少不了你的好處。”

張忠昨天回家想了一夜 ,這會兒聽了吳天成的話,知道他是在威脅利誘自己,心里雖然很氣憤,但他知道,吳天成說的也是實話。如今要扳倒一個貪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一個小工人,自己要生活,老娘要贍養,如今是寄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于是,他只得擠出一句:“吳廠長,我聽您的。”吳天成笑道:“這就好么,看來你還算是個明白人。你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你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張忠猶豫了好一陣子,才說:“吳廠長,要是條件許可的話,您把我調到廠工會來,當個干部,我不想在車間當工人了。”張忠之所以提出這樣的條件,是因為他愛好文藝,特別愛好小品表演。他做夢也想當個工會宣傳干部,以展示他的才華。吳天成一聽,暗暗笑了。他原以為張忠可能會漫天要價,敲他個十萬二十萬,沒想到他提了這么個莫名其妙的要求。他當即表示:“這好辦,你先去車間干活,工人轉干,要等名額,一有名額我就給你轉。只要你好好干,弄個正科級沒什么問題。但你得保證,今后要聽話,絕對不準學我說話。”

張忠回到車間上班了。大家都說,吳廠長這人還是有肚量,不計前嫌。張忠雖說有點愧疚,但轉而一想,反正貪官污吏多的是,咱一個小工人也管不了那么多,還是實際一些,平平安安生活,有機會,搞出一兩個小品來,參加個什么匯演,得幾次獎,過一過表演癮,也算有了一點成就,何況工會的工作較清閑,又沒有下崗的危機。這么一想,他決計把馬老板的事徹底忘掉。

4.再捅蜂窩 可是沒過多久的一天,張忠到廠辦去找 王永康主任批條子,遠遠看見吳廠長的辦公室門前圍了不少人。走近一看,只見廠長辦公室的地上坐著三個白發蒼蒼的老工人。一打聽,原來廠里的退休工人已經有三個月沒領到工資了。坐在地上的這三位,都是當年廠里的老勞模,被退休工人推舉為代表,來找廠長要工資的。再看吳天成鐵青著臉,不哼不哈,像老財似的靠在老板椅上抽煙。王永康在一旁狐假虎威地訓人:“喂喂,起來,起來,你們這是干什么?靜坐示威嗎?這影響有多壞?吳廠長為了咱們廠的發展,人累瘦了,心操碎了,你們知道嗎?現在全國的國有企業都不景氣,又不是咱們廠一家,這是客觀條件造成的嘛。如今廠里有困難,你們都是老職工老同志了,不替廠里分憂解愁,卻代表一部分落后勢力來這里胡 鬧,真不像話。我們大家都應該自覺維護安定團 結的局面嘛……”

張忠看著三位白發蒼蒼的老工人,心酸得差點流下淚來,心里罵道:“吳天成,你這個王八蛋,這三位老師傅都是給咱們廠出過大力、流過大汗的人,當年光榮榜上年年有他們的照片。論年齡,他們都能給你當爹,三位老人坐在地上,你在老板椅上動都不動,你還是人嗎?你賺黑心錢,養情婦,坐奔馳,老師傅們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你干的那些事,還有人味嗎?我算是瞎了眼,竟然向你屈膝投降!老子今天豁出去了,這個工會干部也不當了,非把你的老底揭出來不可!”

這時幾個干部過來把三位老工人拉了起來,吳天成氣呼呼地拂袖而去,辦公室里亂糟糟的一片。張忠乘亂溜到寫字臺前,他決定還是從電話上下手。他調出了通話記錄一看,吳天成今天打了24個電話,有外地的,有廠內的,其中有4個號碼他沒有見過。張忠默默地背誦了幾遍,一出門就寫在紙上。

張忠溜到街上,用公用電話打這4個號。第一個是桑拿中心;第二個,是小天鵝美食城;第三個撥通后,是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聲音:“喂,誰呀?”張忠反應很快,學著吳天成的聲音說:“你聽我是誰?”“你不就老吳嗎,還能是誰?有什么事嗎?”“沒什么事,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說說話。”“哇!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吳大廠長也會說這種酸溜溜的話了,是不是昨天晚上瘋狂得還不夠,今天意猶未盡呀?今天晚上還來嗎?”“我這兒挺忙的,完了再說吧。再見。”“喂,別掛呀,吳大廠長,你答應給我買的鉆戒什么時候兌現呀?”“我什么時候答應過?”“別耍賴,吳天成!就是那次廣東老板方三輝請客時,你紅口白牙說的。”“我說過這話嗎?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那女人好像發火了:“你別給我來這一套。我可不是好欺負的!當時你們商量,你用七折的價格把五萬噸汽油賣給這個方三輝,方三輝在深圳給你買下了一套豪華別墅,你在酒桌上還說等你退下來后,就和我去住這套別墅呢。我就知道你這家伙靠不住,一只鉆戒你都耍賴,我還指望和你過一輩子呢!你們這些貪官沒一個好東西,告訴你,把我逼急了,我可什么都干得出來……”

張忠聽到她說出的話驚呆了,五萬噸汽油,七折,廠里損失可在二千萬以上,夠全廠工人發多少個月的工資?這時坐在地上的三位白發老工人的形象又浮現在他的眼前。他氣得連那女人又嘮叨了些什么,一句也沒聽清。

第二天,張忠托一個在電信局工作的同學查了一下這個號,地址是小西湖開發區的新建住宅樓。他又托人打聽了一下,這套住宅,不下三十萬。戶主叫陳曉燕,是個能歌善舞,頗有姿色的女人,因嫌工作苦,辭職在家,經濟來源不詳。張忠對吳天成的真面目又多了一分了解。

5.黑手伸來 這天,又輪到張忠值夜班了。晚上電視里有個小品大獎賽,他想看看,就找同車間的小朱倒一下班。小朱是廠足球隊隊員,是個鐵桿球迷。他挺高興地說:“我也正想找一個人換班呢,明天禮拜四,有‘足球之夜’,瞌睡遇著枕頭了,咱就一言為定,換了。”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張忠遠遠看見四號油罐前圍了一大群人。走近一打聽,才知道昨天晚上出事了。小朱爬上四號罐罐頂抄儀表數據,當他爬到扶梯最上面的三個臺階時,那上面不知被誰抹了一層厚厚的黃油。小朱腳下一滑,從十米高的罐頂摔了下來。幸虧小朱是踢足球的,反應敏捷,他本能地抓了一下扶手,才順著扶梯滾了下來,命算是保住了,但他的腰摔斷了,可能落下終身殘疾。

張忠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心里明白,這次暗算顯然是沖他來的,小朱不過是當了他的替罪羊,他認定這是他給陳曉燕打電話惹的禍。準是陳曉燕晚上問了吳天成,吳天成不用猜就知道這事是他干的。他細細想想,感到給陳曉燕打電話考慮欠周,然而事已至此,他和吳天成之間的妥協約定也就一風吹了。陳曉燕無意中吐露的黑幕,把他拖入一個危險的漩渦中,吳天成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一只陰毒的黑手隨時隨地都可能向自己伸來,這次幸免于難,下次就未必有這么好的運氣了。他思前想后,決定先避避風頭。下午他求一個認識的醫生,給開了一張病假條,說自己患了急性肝炎,需住院治療,托人送到車間里。然后他躲在家里,再也不敢出門了。

第二天,支部書記老李頭領著同車間的幾個工人來看望張忠。聽到敲門聲,張忠一骨碌鉆進被子里,弄塊濕毛巾捂在頭上,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叫他媽媽去開門,工友們進來,七嘴八舌,問他怎么不住在醫院里?張忠只好說,醫院里要住傳染病房,他怕交 叉感染,在家里打針吃藥一樣的。他謝謝大家來看他,并說他這病要傳染的,希望以后大家就不要再來了。在工友們告辭時,張忠暗暗拉拉老李頭的衣裳,沖他擠擠眼睛。老李頭猜想張忠一定有話要單獨對自己講,就借故讓工友們先回去,自己留了下來。

等到房間里就剩他們兩人,張忠把這事的前前后后,來龍去脈,給老李頭說了一遍。老李頭頓時氣得胡 子翹起,激動得緊握住張忠的雙手,過了好一會,才嘆氣說道:“唉,我們幾個老伙計沒事的時候,湊在一起也聊過這事,總覺得這幾年咱們廠有點兒不對勁,設備還是這設備,工人還是這工人,可效益卻一年不如一年。但懷疑歸懷疑,可你找不著證據啊!今天總算讓你把狐貍尾巴給逮住了。小張,沒準兒你就是救咱們廠的英雄嘍!”老李頭頓了頓,說,“可你這么單打獨斗,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且要遭毒手!你趕快把你知道的情況詳細地寫出來,向上級反映,向省紀檢委舉報。”說完,老李頭拿出筆來,寫下省紀檢委的地址,說,“我這就回廠去,就說你病重,住院了,你就放心在家養著。”

老李頭走后,張忠用一天的時間,寫了一份詳盡的材料,用掛號寄往省紀檢委。可是,過了半個月,沒得到省紀檢委的消息,卻等來了吳天成的秘書送來一張打印的通知,上面寫著:“查本廠工人張忠,無故曠工十五天,現予以除名。”

接到除名通知,張忠急了,然而更讓他害怕的是,他媽媽告訴他,近來發現有陌生人幽靈般地在附近轉悠。他警覺到吳天成的黑手伸來了。眼看快一個月了,省紀檢委依然沒有消息,他絕望了,不但扳倒吳天成沒戲,看來自己的小命也難保了,不如領著老母親,換個求生的地方。

6.峰回路轉 就在張忠打算帶母親離開這座城市時,老李頭匆匆趕來對張忠說:“小張,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省委調查組進駐咱們廠了!調查組請你去一趟。”張忠一聽,“噌”地跳起來,激動得眼掛淚花,說:“終于盼到這一天了,沒想到我一個小工人寫的材料會引起省委的重視!”老李頭說,張忠的材料起了重要作用,但在此期間,老李頭也沒閑著,他悄悄串聯了三十幾位老工人,把廠里這幾年的情況寫了個材料,復印了十幾份,寄給各級領導部門,這才引起上級的重視。

第二天開始,調查組就投入調查了,可是,他們花了很大的精力,查了金城煉油廠的賬,賬面上竟無懈可擊。找相關人員核實張忠舉報的材料,馬生海等人更是堅決否認。而吳天成手下一批親信、干將則紛紛找調查組,為吳天成評功擺好;吳天成的關系網也開始行動起來。不久,市里的一位副書記打電話給孫組長,希望調查工作盡快結束,不要損害作為本市經濟支柱的煉油廠。

調查組陷入了尷尬境地,吳天成更是反守為攻,把調查組請到場宣布兩項決定:第一,三十八位老工人因年齡過大,不能適應現代化企業的要求,從即日起退養,只領百分之三十的工資;第二,以誣陷罪向法院起訴張忠。令人驚詫的是,幾天后,法院果真有一輛警車呼嘯而至,把張忠帶走了。

這天晚上,吳天成在酒店擺了一桌豐盛的酒席,招待調查組全體成員。酒過三巡,吳天成得意地站了起來,說:“調查組的同志們這幾天很辛苦,但各位的主要成績是還了我吳天成的清白,處置了張忠這個工人隊伍中的害群之馬。我代表金城煉油廠的領導班子,再向各位敬一杯。”調查組的同志們什么也沒說,默默地把酒干了。喝到九點,吳天成說:“今天省里打來緊急電話,說有個重要會議,要我參加,今晚就要出發。我得先走一步,不能奉陪各位盡興了。”這時孫組長說話了:“吳廠長,有件事還要請你幫忙,今晚我們要加班,把調查結果寫一個材料,上報省委,你的辦公室比較安靜,所以想借用一下你的辦公室,你看行嗎?”喝得滿臉通紅的吳天成哈哈笑道:“這有什么不行的?盡管用,還需要什么,王主任給協調一下。”孫組長說:“就不麻煩王主任了。”

午夜十二點,一輛北京吉普駛到廠部大樓門前,車上下來幾個人,進了廠長辦公室,撳亮了燈,這幾個人都是調查組成員,其中有個人是張忠。孫組長握著張忠的手說:“小張同志,讓你受委屈了!我們之所以要演這出苦肉計,一方面是麻痹我們的對手,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你的安全。現在,你就照我說的方案打電話吧。”

張忠撥通了馬生海的手機。話筒里傳來馬生海的聲音:“喲!是吳廠長啊,你怎么這么晚來電話呀?”“事情緊急,馬老板,就因為你胡說八道,給我惹了大麻煩。省委調查組正在調查我,你知道嗎?”“吳廠長,這我知道,調查組找我,還讓那小子當面對質,我可是硬扛著什么也沒說。”“你別擺功!你這個蠢貨,隨便就被一個小兔崽子騙了。”“吳廠長!那小兔崽子聲音太像你了。哎,現在你是真老吳還是假老吳,我都吃不準。別又是冒充的吧!哈哈……”“你長的是豬腦子啊?你看電話號碼,那小兔崽子能用我辦公室的電話跟你說話嗎?小兔崽子已經被法院帶走了,調查組也已經被我擺平了。我動用了上上下下的關系,可錢也花了一大筆。你明天給我送三十萬過來。”“吳廠長,你可太黑了,我一下拿不出來呀。”“你別跟我哭窮!我倒臺了,你也跟著戴手銬!我給你說清楚了,救我就是救你自己!”

“吳廠長,你也別嚇唬我,這前前后后,光我孝敬你的錢就過一百八十萬了……”“有這么多嗎?我印象中也就七八十萬。”“天地良心,這一筆一筆,我可都記了個數目呢。”“你他媽的敢記我的黑賬!算了,不說這些了,這幾年,你也知道,我花銷大。陳曉燕那小娘兒們花起錢來手腳大得很……”“吳廠長,你就別叫窮了,咱們誰不知道誰呀?孝敬你的人又不是我一個,你們廠年年搞修建,工程全都包給了趙疤脖子,他孝敬的比我少?”“你聽誰造的謠?”“嘿嘿,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我還和趙疤脖子在酒桌上交 流過孝敬吳大廠長的經驗呢。”孫組長向張忠遞了個眼色,張忠知道該結束了:“算了,你不出拉倒!我另想辦法。”“喂,喂,吳廠長……”

張忠按斷了電話,問孫組長:“這辦法行嗎?”孫組長說:“我們已經錄音了,根據我國法律,錄音帶也可以作為法律依據。現在你按預定方案,打第二個電話。”張忠又撥通了陳曉燕的電話:“曉燕嗎?我吳天成。最近我遇到麻煩了……”“死鬼,半夜打電話就這事呀。我知道了,不就那個調查組嗎,找我好幾次了,我一口咬定買房子的錢是父母給的,表現還可以吧?”“我不是說你,上次給你打電話的那個壞小子叫張忠,是他跟我過不去。你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把有些牽扯到咱們的機密的東西盡快整理一下,明天或后天送到我這里來。”“我這兒沒什么機密呀?深圳那套別墅的房產證你又沒給我。”“你別老惦記著那套房子,房子遲早是你的。我說的是材料。”“什么材料呀?你是不是指那個密碼箱?那里面就裝了些破賬簿啊。”張忠隨機應變,答道:“就是它!你明天就給我送過來。”“箱子我照你的交 待,寄存在我鄉下的姨媽家了。你是不是要逃跑啊?你不能把我扔下不管……”電話里陳曉燕哭出了聲。“別哭別哭,我不會扔下你的,我是要處理那些材料。”電話里還是哭聲,張忠說:“明天你去把那箱子拿回來,下午我來取。”說完就壓了電話。

孫組長和其余幾個人商量了一下,說:“我看可以請示上級,對吳天成等人采取行動了。”張忠問:“吳天成不是上省城了嗎?”“那是我們用的調虎離山計,現在可以請示省紀檢委,請他們在那邊動手。”

第二天,調查組在陳曉燕家拿到了那個密碼箱,順藤摸瓜,把馬生海、趙疤脖子什么的一網打盡。吳天成因貪污、受賄、瀆職等罪被檢察院起訴,落入了法網。張忠也回廠上班了。全廠職工都說,沒想到這模仿天才還能為民除害,抓出一條大蛀蟲,救活了一個廠!

--------------------------------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