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安徒生童話】守塔人奧列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5 13:48


  “在這個世界里,事情不是上升,就是下降。不是不降,就是上升!我現在不能再進一步向上爬了。上升和下降,下降和上升,大多數的人都有這一套經驗。歸根結底,我們最后都要成為守塔人,從一個高處來觀察生活和一切事情。”
  這是我的朋友、那個老守塔人奧列的一番議論。他是一位喜歡瞎聊的有趣人物。他好像是什么話都講,但在他心的深處,卻嚴肅地藏著許多東西。是的,他的家庭出身很好,據說他還是一個樞密顧問官的少爺呢——他也許是的。他曾經念過書,當過塾師的助理和牧師的副秘書;但是這又有什么用呢?他跟牧師住在一起的時候,可以隨便使用屋子里的任何東西。他那時正像俗話所說的,是一個翩翩少年。他要用真正的皮鞋油來擦靴子,但是牧師只準他用普通油。他們為了這件事鬧過意見。這個說那個吝嗇,那個說這個虛榮。鞋油成了他們敵對的根源,因此他們就分手了。
  但是他對牧師所要求的東西,同樣也對世界要求:他要求真正的皮鞋油,而他所得到的卻是普通的油脂。這么一來,他就只好離開所有的人而成為一個隱士了。不過在一個大城市里,唯一能夠隱居而又不至于餓飯的地方是教堂塔樓。因此他就鉆進去,在里邊一面孤獨地散步,一面抽著煙斗。他一忽兒向下看,一忽兒向上瞧,產生些感想,講一套自己能看見和看不見的事情,以及在書上和在自己心里見到的事情。
  我常常借一些好書給他讀:你是怎樣一個人,可以從你所交往的朋友看出來。他說他不喜歡英國那種寫給保姆這類人讀的小說,也不喜歡法國小說,因為這類東西是陰風和玫瑰花梗的混合物。不,他喜歡傳記和關于大自然的奇觀的書籍。我每年至少要拜訪他一次——一般是新年以后的幾天內。他總是把他在這新舊年關交替時所產生的一些感想東扯西拉地談一陣子。
  我想把我兩天拜訪他的情形談一談,我盡量引用他自己說的話。
  第一次拜訪
  在我最近所借給奧列的書中,有一本是關于圓石子的書。這本書特別引其他的興趣,他埋頭讀了一陣子。
  “這些圓石子呀,它們是古代的一些遺跡!”他說。“人們在它們旁邊經過,但一點也不想其它們!我在田野和海灘上走過時就是這樣,它們在那兒的數目不少。人們走過街上的鋪石——這是遠古時代的最老的遺跡!我自己就做過這樣的事情。現在我對每一塊鋪石表示極大的敬意!我感謝你借給我的這本書!它吸引住我的注意力,它把我的一些舊思想和習慣都趕走了,它使我迫切地希望讀到更多這類的書。
  “關于地球的傳奇是最使人神往的一種傳奇!可怕得很,我們讀不到它的頭一卷,因為它是用一種我們所不懂的語言寫的。我們得從各個地層上,從圓石子上,從地球所有的時期里去了解它。只有到了第六卷的時候,活生生的人——亞當先生和夏娃女士——才出現。對于許多讀者說來,他們出現得未免太遲了一點,因為讀者希望立刻就讀到關于他們的事情。不過對我說來,這完全沒有什么關系。這的確是一部傳奇,一部非常有趣的傳奇,我們大家都在這里面。我們東爬西摸,但是我仍然停在原來的地方;而地球卻是在不停地轉動,并沒有把大洋的水弄翻,淋在我們的頭上。我們踩著的地殼并沒有裂開,讓我們墜到地中心去。這個故事不停地進展,一口氣存在了幾百萬年。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