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全集1-13集

世仇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4:43

  尹全生

  這是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長大、剛剛成年的一匹公狼。它承襲了祖輩在大漠里奔襲捕殺養成的桀驁不屈的野性,兩眼閃爍著生機蓬勃、特立獨行的氣息和氣吞萬里的寒光。

  狼有晝伏夜出的習性,很少在白天出窩。可公狼不然,光天化日下照樣在荒漠上游蕩。它矯健、敏捷、兇悍,那森冷凜然的目光不是在沙漠里尋找獵物,而總是在掃視天空,好像它的獵物潛藏在哪片云朵后面,潛藏在天空蔚藍色的深處。

  它在等待和尋找一只鷹。那是一只曾經捕殺了它父親,又捕殺了它母親的一只食狼鷹。當時公狼還在哺乳期,父母忍不住饑餓,光天化日下到荒漠上覓食,它跟隨在后面撒歡。突然,從烏孜別里山方向飛過來一只巨鷹。這就是兇猛強悍,以狼和黃羊為食的食狼鷹。烏孜別里山本來沒有形體巨大的猛禽,這只食狼鷹不知什么時候從什么地方落戶到了烏孜別里山,成了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狼的天敵。

  那時,公狼還不知道食狼鷹對于狼意味著什么,站著看稀奇。食狼鷹選定它為目標,從高空俯沖而下,箭簇般迅猛。當它意識到危險、拼命逃跑時,食狼鷹已經逼近,巨翅扇起的風飛沙走石。父親見狀猛撲過來,用身體阻擋食狼鷹的攻擊。近在咫尺的食狼鷹隨即改變了攻擊目標,一只鋼鉤般的爪子抓住了父親的后腰。父親嚎叫著轉過頭,欲同天敵拼一死活。不料食狼鷹老練而迅速地伸出另一只爪子,準確無誤地鉤進了父親的雙眼。父親當即斃命,被食狼鷹牢牢抓住,騰空而去。

  那一刻,公狼親眼目睹了食狼鷹的兇猛,兇猛到沒有可能抵擋。對于相對弱小的狼來說,除了被捕殺似乎再無其它選擇。

  不久,母親同樣喪命于食狼鷹的利爪。

  公狼是在對食狼鷹的仇恨和恐懼中長大的,是在對父母痛苦的思念中長大的。仇恨、恐懼和思念,最終熔鑄成了向那只食狼鷹討還血債的欲望。

  因此,它走上了光天化日下的荒漠,向仇敵挑戰??食狼鷹終于出現了,悠閑、高傲地在遼闊的天際盤旋,如同在巡視自己的領地。公狼沖著仇敵仰天發出一聲宣戰般長嗥,而后不緊不慢地小跑。食狼鷹也發現了獵物,一陣回旋作勢后,斂翅俯沖而下,像一道黑色的閃電射向公狼。

  公狼開始加速,撒開四蹄向一片灌木叢狂奔。那是展示公狼全部野性和活力的狂奔。但狂奔畢竟是狂奔,從天而降的食狼鷹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逼近了公狼,一只鋼鉤般的爪子抓住了它的后腰。公狼感到了鉆心地疼痛,但它沒有停止狂奔,更沒有像父輩那樣當即掉轉過頭與食狼鷹相搏。

  遭到食狼鷹從后面攻擊時,回頭以死相拼,是狼自衛、求生的本能和天性。而公狼克制住了自己。

  任何動物得以生息繁衍,都有其合理性。這種合理性的核心,是其本能、天性順應了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如果沒有自己的本能和天性,誰也別指望生存下來,哪種動物也休想生息繁衍。但是,在某種情況下放任自己的本能和天性,往往又是導致毀滅的根源——不論是作為這種動物整體還是個體。那么,在一定情況下克制、遏止自己的本能和天性是理智的。公狼克制住了自己。

  其實,對于狼的攻擊,食狼鷹的第一爪不是殺手,而是激發狼回頭反擊的伎倆;當狼回頭欲以死相拼時,食狼鷹才使出殺手锏——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備用的利爪鉤進狼的雙眼。食狼鷹的爪子不但強健有力,而且鐵鉤般尖利,當即便可直刺進狼的顱腔而使之頓時斃命。

  從對父母被捕殺慘痛景象的記憶中,從一次又一次同類遭捕殺血淋淋的場面中,公狼掌握了食狼鷹的伎倆。因此它克制、遏止住了自己的本能和天性,絕不回頭,繼續狂奔。而食狼鷹這時完全不必等待狼的回頭。狼不回頭,它完全可以用另一只爪子,抓住狼的脖頸或腦門,騰空而去。但食狼鷹墨守慣用的章法套路,固執地、堅定不移地在等待狼的回頭,被狂奔的公狼拖著朝前飛。

  公狼已經狂奔到了灌木叢的邊緣,食狼鷹還抱著勝券在握的信心在等待。等待食狼鷹的卻是死亡——公狼拖著張開翅膀企圖減速的食狼鷹,狂奔進了灌木叢。始料不及的食狼鷹沒能抽出自己的利爪,被灌木叢撕扯成碎片。

  痊愈后的公狼成了塔克拉瑪干沙漠的狼王。

葫芦兄弟全集1-13集